November 1, 2014, category: 天堂
我們很少被如實告知,致使我們形成一個空洞的觀念,就是低估了實際上財富集中的情況到底有多麼糟糕以及它惡化的速度是有多麼迅速。我們所認知的財富分配與實際上的差距有如天壤之別。

下面的影片將帶給你真實的查驗結果。

停下手邊的工作好好看一下,別再抱持著幻想了。






不斷惡化的財富不均是這社會上最大的不穩定因素,而這也預示著將有一場史無前例的動亂與革新。

從來沒有過這麼多富豪以及窮人在同一時期被製造出來。

令人感到好奇的是,造成財富飆漲與集中化的元凶居然是同一個:就是科技!

科技總是能以更快、更好、更大量的方式來製造產品以及提供服務;同時,它也取代勞工,讓他們沒了收入。除此之外,對於那些仍然擁有一份工作的人,其薪水也因為和機器的競爭以及就業市場的萎縮而逐步下滑。人們正一個接著一個失去工作,除了那群從龐大產量中獲取所有利益的經理以及股東之外。真是令人震驚,甚至是令人感到厭惡!然而這就是實際上所發生的事情,各種反抗運動在全球各地爆發,如果他們還是什麼事都不肯做,那很快地將演變成一場革命!

在位的掌權人士知道這些,他們會為了大規模的反抗運動而做足警備的佈署準備。政治家和經濟家拼命地想找出解決辦法,而他們所想到的除了刺激經濟成長,還是刺激經濟成長,如此一來便能提供更多工作,讓更多陷入貧困的人們擁有一份薪水,從而帶動消費並刺激經濟的近一步成長。

但這種事根本不可能發生!因為在經濟成長低迷時我們所獲得的就是失業,而利潤卻都直接進入那些1%人們的口袋而不是那些處於經濟困境的人們身上。公司更寧可將利潤投資在科技上而非支付工資,而勞工們被機器人以及電腦取代的速度將呈現指數級增長。無人駕駛汽車的技術正突飛猛進的發展,未來所有卡車司機以及計程車司機的工作都將走入歷史;餐廳裡的平板以及點餐機台將取代服務生的工作。舉凡建設、製造、醫療以及服務、管理等等,幾乎沒有任何一處工作是不被自動化、人工智慧、電腦化、機器人等等……所波及。

我們的政治家與經濟家必須瞭解到,我們所追求建立一個不需工作的社會正如實進行著,而且不會回頭。想透過創造更多工作來降低財富不均的方法行不通了,將來我們所創造的工作都將由機器人運作。

他們其中的一些人了解到,要想補救由於失業所引起的收入下滑以及貧困,就必須從根本的地方開始改變;而大部分人則是提出了基本收入。

我在這邊推薦一篇文章,它在財富集中化以及基本收入上面做了個清楚的描述。

我們為什麼以及我們應該如何為每個人類提供一個基本收入?

基本收入是一個標準的作法,它能解決即將席捲而來的大規模失業潮,也能單一化福利、退休金以及殘疾救濟金,更能將龐大的產量分配給社會中的每一位,而不再是少數權貴。

它理念非常簡單:讓社會當中的每一份子領取能過活度日的一般性收入,而最終的目標是無需工作,這基本收入配給,就能提供社會上的每一位舒適的生活。

基本收入最常碰到的問題是“這些錢要從哪裡來?”,好消息是可能的途徑有很多種,Robotic Freedom 這篇文章就談到了超過12種方式。


從樂園主義者的觀點來看,基本收入的首要論點就是“基本”這個字眼;好比說基本的這個目標在於給予人們僅足夠滿足其基本需求的收入,或是僅足夠使人們跳脫無家可歸與飢餓並維持我們的生存。但是這種社會福利的改善效果有限〈不過至少透過這項福利我們不必再靠著有錢人吃飯〉;因為憑藉著我們目前所擁有的科技能力,我們能充分地滿足地球上的每一位,進而確保他們的福祉而不單單只是為了生存。如果基本收入這個理念能被人們所接受,作為過渡期的配套措施直到將來我們社會對金錢的依賴變少了的時候,我們便不再稱它為“基本收入”,而是“幸福收入”;一個能確保所有人健康與幸福的收入!

第二個論點,基本收入是被設計來避免使大規模的人們陷入挨餓的情形,但無法防患財富集中化;它是被設計來使人們在這個富者更富的系統中活下去,餵養貧窮人讓他們嚐點甜頭,使他們不會有反抗的想法。它比較像是一種權宜之計,而不是真正的解決辦法,因為1%富有的人仍然將繼續累積更多財富以及取得更多權力,然後控制人民好維持住現狀

第三個論點為基本收入的錢該從哪裡來。

在馬歇爾‧布雷恩〈Marshall Brain〉的文章Robotic Freedom裡,他提出了大約12種可能的方法。

舉例來說,可以透過公共廣告將廣告空間以一美元的方式出售的辦法,或是收費的電子郵件、國家彩券、版權使用許可、新稅制、罰則賠償金、命名權……等等作為其來源。只是這些都不是真正能解決問題的方法,它只是把金錢從人們身上拿出來再回饋給人民。在廣告空間上的花費反應在要宣傳的產品與服務的價格,而人們所能夠領到的只是其花費的額外一小部分,不會再更多了;同樣的道理,稅制、收費電子郵件或國家彩券也是一樣。它只是從人們身上所拿出稱作是基本收入的錢,再把它發還給各位;從窮人身上拿出錢再還給窮人,這其實沒什麼兩樣。

激進的所得稅才是真正的解決方案,能從有錢人那邊拿來給予貧窮人,這能奏效,但要實行起來卻有些困難。因為超級富豪能夠運用政治手腕的力量並利用避稅天堂提供的所有漏洞而自肥,而為什麼在初步階段我們需要從富豪身上開始呢?

因為唯一能實踐財富重新分配的方法只有兩個;第一個方法是將金錢從富豪那邊拿來分配給予貧窮人,這種極端所得稅的方案必須強制執行因為它勢必會受到百般阻撓,畢竟有誰會願意他所擁有的東西被拿走;另一個是避免財富的大量累積。這些才是我們應該尋求的辦法。

在馬歇爾‧布雷恩〈Marshall Brain〉的文章Robotic Freedom裡所列出16種籌措基本收入的來源,只有2種能避免財富的累積,有值得一試的考慮空間:即國家互助基金以及自然資源基金。人們能從普遍各自擁有的自然資源之銷售以及部分公有化的利潤中獲得收入,將本來利潤偏向於資方的情形重新導向於人民所有。時至今日,我們正一步步接近真正的解決方案。

讓我們暫且先撇開基本收入不談,回到我們的議題:如何解決財富集中化。

如果股東的好處在於獲取所有利潤並集中財富,那為什麼不讓我們所有人都成為股東呢?那所有人都將能夠從龐大的產量中得到好處,儘管人們正逐步地失去他們的工作與收入來源。科技越來越能夠勝任我們人類的工作,而很快地將全面取代一切;資源以及生產途徑的公有化與社區化將使得世界的每一位成為這龐大產量的受惠者,而不是那群少數人。順帶一提,這龐大的產量大部分為先進科學技術下的產物,而非那些少數人努力工作而來。

這意味著資本主義以及自由市場的終結;這對於西方許多國家而言彷彿是個相當難熬的現實面,眼看似乎出現了一個盲點、一個禁區。一直以來人民被洗腦著,使人們畏懼嘗試共產制度;因為要讓我們考慮重回到共產體系簡直是難上加難。然而,生產工具公有化才是唯一能朝向無須工作與金錢的樂園社會的道路;也才能讓私有財產衍生出它該有的附加價值。社會所擁有的一切都將能夠免費地提供。

樂園主義不是原先的共產主義,它還附加了自由。選擇你所嚮往生活的自由,而非靠著努力工作來實現。在樂園主義,因為一切都是分享的,所以樣樣都不缺乏。

資本主義的設計顧名思義就是有利於資本擁有者,正如其名。如果你擁有資本,你就能把玩這個資本主義系統;到頭來你的資本能夠從他人辛勤的工作中獲取利潤,致使有錢人用不著工作就變得越來越有錢。這真是個完美的系統啊!不過前提是你要夠有錢!而如今能夠被電腦以及機器人接管的工作變得越來越多,導致本來應該分給勞工的薪水轉而移到股東的身上。所以,財富集中化的真正起因不是科技,而是資本主義。別只是單單佔領華爾街,讓我們摧毀資本主義這道高牆吧!我們將推倒那些自他人的工作中蒙受利益的財富綁架者所建築的高牆。對於這個已經帶來兩次世界大戰,而且正蓄勢待發準備好迎接第三場世界大戰的系統,就讓它成為過去吧!我們沒必要惋惜!

至於“自由市場”,它唯一的自由就是自由競爭然後盡可能地賺取商品費用,然而這助長了貪婪,所以就算會導致大量貧窮甚至是環境浩劫也絲毫無關緊要。藉由開放運動所引領的新型經濟模式正是與“分享”以及“給予”背道而馳,它就是這麼回事!讓所有一切導入自由市場將不起任何作用,因為這個系統是以個人的貪婪為根基而不是為了社會大眾的繁榮,所以才造就了財富集中化的現象。在樂園主義,自由市場才能真正享有其名,讓所有一切免費地製作出來,然後透過生產途徑公有化讓大家共同享有,這才是唯一可行的解決辦法!

生產途徑的共有化才能真正地扭轉這場遊戲,終結財富的集中現象;這也是我們在實際上該如何去籌措幸福收入的方式。來自產品銷售的金錢將以“幸福收入”的方式回流到人們身上,讓他們能持續地滿足其自身需求。而當機器人一個個接管了人類的工作,產品以及服務的價格將變得越來越低,直到最後達到免費的境地,屆時金錢與“幸福收入”將退出舞台,人類就此抵達我們都渴望尋求的樂園世界。


推薦影片


News Articles

新聞於 2017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